风迟

  有没有想一块儿学习的,可以互相监督。

第二章

    等待的过程总是漫长,不一会儿父亲回来了,手里还拿了一把“凶器”

  

  “我现在给你解释的机会,说怎么回事”

  

  “ 爸,我错了”

  “嗯,二十,再说”

  “我……在学校看到有人欺负同学,然后就帮了一下忙”

  “道理你都懂不必多说,虽然说这次事出有因,但是你难道不可以跟老师说吗?你有没有想过,如果这件事情严重给了你处分你会怎么样?哪只手打的伸出来,罚你二十,加上你自己讨来的二十”

  

  犹豫了半天,最终就义似的将双手伸出出来。

  

  “伸平”

  

  父亲责罚没有什么规矩,但态度必须要端正。

  

  jie尺咬了上来。“呃”太疼了,我深度怀疑父亲在帮我将jie尺偷偷丢掉的仇

  

  尺子往往都是父亲亲手用竹子做的,十分厚重。干农活的手劲又大,所以只一下就出现了一条红棱。

  

  刚端正姿势,第二下便立刻落下。

  

  第三下第四下…第十五…第二十五下,父亲一直没有说话,也没有任何说教。

  

  我忍不住将手缩回至胸口,眼泪瞬间就止不住的流了出来,真的太疼了。手掌来回摩擦,小声的抽泣着。这样仿佛可以减少些疼痛。

  

  “爸,我真的知道错了”

  “嗯,再伸手,别逼我去抓你”

  “……爸”

  “三,二,…”

  

  我颤颤巍巍的将手伸了出来

  “啊!”,不过五下,我便忍不住又将手缩了回来

  

  “再伸”

  

  我摇了摇头,父亲一把拉过我的手。狠历的几下落了下来。

  

  终于完了,父亲放下了“凶器”

  “跪着好好反省,想想我说的话。吃饭时起来”

  

  我看了看两个猪蹄

  

  还拿的了筷子吗?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第一章

 A市希望中学办公室

  

  当我看到我父亲进门和他冷若冰霜的眼神中,我不禁再心底大喊一句“我……玩完了”

  

  “哦,景年父亲。您请坐,喝茶。这次叫您来 就还是打架的件事。以孩子现在的成绩来看考市一中是完全没有问题的,但如果因为打架和一些其他问题留下一些不好的影响那就太可惜了”

  

  黄老师,我们的班主任兼教导主任。动不动就请家长,想必大家肯定都知道哈。

  

  “明明就是见义勇为好吧,说那么难听”我小声嘟嚷着

  

  “闭嘴,抱歉老师我回去一定会严加管教的,这次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”随着父亲话音刚落,一记眼神刀过来。

  

   我不禁低下了头

  

  “是这样的,他自己也不肯说原因。您回去就多问问他吧。但无论出于什么原因打架这件事情还是不好的,所以就请章景年同学回家反省三天,但也希望不要荒废了学业。那你今天就先把他领回家吧”

  

  父亲与老师就谈了一会儿,最后和我一起出了校门。

  

  一路无言。

  

  直到走到了家门口。“回家自己好好反省,跪着。一会儿回来”

  

  “哦”真的完了。

  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        初次写文,喜望大家喜欢。

 如果喜欢的话,就点点关注点点红心点点小蓝手吧!

       只要有还一个人喜欢就会继续写的。

       ❤️❤️❤️❤️❤️❤️❤️

     

  彩蛋是以后怎么样写的一个大致方向,感兴趣的可以看一看。

  

  

序章

   家境一般,但家规严。成绩优异,但绝不安分。怕挨打却总惹祸。我觉得这是对我以及我现状最好的形容。


     我的父母都是老实本分的农村人。早些年在外打工,自从有了我和哥哥之后,便留在了农村。


   母亲江念曾念过几年书,后因为家道中落,不得不选择打工挣钱养家糊口。


      哥哥章衡是村里的大学生,后来选择了教书育人,性子也沉稳了许多。有时候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让我把我这一个月做的事想个遍。直到后来,哥哥被调取市里的高中教书。因为工作繁忙,往往只有长假和过年的时候才会回家。


     而要问我还有什么怕的,那绝对是我的父亲——章建国。虽然怕,但不妨碍我干“好事”。


     父亲 行的是棍棒式教育,而这教育在我身上也十分奏效。毕竟不是谁都能够做到自律的。往往只一次就能疼的我怀疑人生。父亲话很少,但往往一说话能够猜中我心中所想,很多次不禁怀疑他是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虫。


     而我,章景年。一个初中生,成绩虽然杠杠的,但是打架,逃课也是样样精通。 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  第一次写文,欢迎指正。如果有人喜欢的话就继续写,没人喜欢的话就放弃了。

  


      


小说中的意难平


xdx,终究是过去了,也释怀了。我以过客之名,祝你岁岁平安!